U23亚洲杯激战正酣 假如中国U23国足也参赛……

当中国球迷只能将全部注意力集中于艰难中重启的中超联赛之时,正在乌兹别克进行的第五届U23亚洲杯赛已经在6月12日结束了1/4决赛,4强全部产生,包括东道主乌兹别克队在内的4支队伍将进行最后的争夺。

由于中国99年龄段U23国足未能参加去年10月的预选赛小组赛,也就无缘此次决赛阶段比赛,这也导致这项赛事的关注度并不高。不过,由于该年龄段队伍还将参加杭州亚运会。虽然亚运会现已延期,但这些队伍不出意外都将出现在亚运会赛场上。所以,这里就有一个很有趣的线国足参赛的线亚洲杯赛取得怎样的成绩?未来出战亚运会,中国队的前景究竟如何?

众所周知的原因,U23国足最近两年半参加的国际比赛并不多,只是在今年3月借着国足前往西亚出战世预赛12强赛最后两轮比赛的机会,前往阿联酋参加了迪拜杯赛的三场正式国际比赛,对手也就只有泰国U23队与阿联酋U23队。在这次迪拜杯赛上,中国队1胜2负,最后在10支参赛队中排名第四。但是,像排名在中国队之后的伊拉克、乌兹别克、越南等均未能有交锋机会,因而未必就说明中国队肯定可以战而胜之。

而且,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是:排名在中国队之后的这几支球队全部进入了本届U23亚洲杯赛八强,相反,中国队战而胜之的泰国则在小组赛中就遭到淘汰;而两胜中国的阿联酋队也未能闯入八强。因为中国队所参加的国际比赛太少,很难从中作出评判,只能是根据迪拜杯赛上仅有的三场比赛,进行简单分析。

对照阿联酋U23队在U23亚洲杯与迪拜杯赛的23人报名名单,我们可以看到:参加U23亚洲杯的23人中,有19人参加了迪拜杯赛。也就是说,迪拜杯赛是阿联酋备战U23亚洲杯赛之前最好的一次练兵机会。而且,在迪拜杯赛之后,受联赛赛程、国家队比赛窗口期等各种因素的影响,阿联酋U23队再也没有组织集训,而是在5月24日才重新展开集中,进行最后备战。这期间,球队还在5月28日与来访的越南U23队进行了一场热身赛,结果以3比0取胜。结束热身赛后第二天,越南队便从迪拜直接飞往塔什干,而阿联酋队则在5月30日下午飞往乌兹别克,为6月3日与日本队的首场小组赛进行最后冲刺准备。

阿联酋队参加这次U23亚洲杯赛的人员几乎可以说就是迪拜杯赛的原本人马,而且多数主力球员的球衣号码也没有改变。在迪拜杯赛上,中国U23国足首轮以0比1输给了阿联酋,很多球迷都对这场比赛感到惋惜。在两轮战罢、进行最后一轮排位赛之前,组委会方面曾询问过中国队,是否需要重新选择对手?因为两轮战罢,根据积分以及净胜球情况,中国队排名第四、阿联酋队排名第三,因此正常情况下三四名决赛将由这两支球队进行。中国队鉴于首轮输给阿联酋队有些不服气,希望再战对手、能够“复仇”。结果,在最后的第三、四名决赛中,中国队不仅没有如愿复仇,反而以0比3的大比分输球。

阿联酋在这次U23亚洲杯赛上,首战日本队虽然以1比2输球,但整个比赛过程中,阿联酋队表现相当不错。在被日本队率先进球的情况下,阿联酋队仅仅2分钟就追平比分,而且还在第73分钟时获得点球机会。遗憾的是,阿联酋队主罚球员未能把握机会,被日本门将铃木彩艳扑出。仅仅2分钟后,日本队就攻入了一球,并最终拿下比赛。这场比赛的失利,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阿联酋队的晋级,尽管随后2比0取胜塔吉克斯坦队,但末仗0比2输给沙特,最终提前结束小组赛而无缘八强。

坦率地说,阿联酋队所在小组的对手甚强,毕竟日本与沙特是亚洲足坛公认的强队。不只是国家队层面,青少年队伍更是领先于亚洲。但凡阿联酋分组稍微好一些,或许情况就完全不同。

那么,中国U23国足假设有机会取而代之,能够有机会从这个小组出线么?而且,有一点需要特别指出,即阿联酋队是以第二档次队伍参加这次U23亚洲杯赛的,而中国队在2020年于泰国进行的U23亚洲杯中小组赛三战皆败,只能是第四档次队伍。所以,中国队如果参赛的话,分组形势恐怕比阿联酋所在小组更为凶险。

再来看一下泰国U23国家队的情况。在今年的迪拜杯赛,U23国足之所以令国内球迷对这支队伍不惜溢美之词,并不仅仅只是因为4比2战胜对手,来自山东泰山的方昊上演“大四喜”,更因为这支队伍在比赛中所表现出来的精神面貌以及作风更令人欣慰。而且,泰国队员在比赛最后阶段已经被中国球员踢得有些“不知所措”。

但不得不说的是,参加U23亚洲杯赛的泰国队阵容相比迪拜杯赛时的泰国队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更换了超过一半多的阵容。

泰国队的U23亚洲杯名单中,共有9名海外效力的球员,在16支参赛队中海外球员人数最多,甚至超过了澳大利亚U23队,后者总共召入了8名在欧洲效力的年轻球员。而且,泰国队不仅召入了99年龄段球员,还将01年龄段也就是巴黎奥运会男足赛适龄球员4人也召回。在这9名海外球员中,有两人随队参加了迪拜杯赛,并在与中国队的比赛中首发出场,即当时的11号中场球员普隆斯里考和10号帕索(后者在U23亚洲杯赛上改穿18号球衣)。而且,除了普隆斯里考在U23亚洲杯小组赛中继续担任首发之外,帕索已经沦为替补。

更需要指出的是,除了11号之外,只有1号门将诺普洪(Nopphon Lakhonphon)在迪拜杯赛对阵中国队时是首发,当时身穿23号球衣,其他在U23亚洲杯赛上的主力阵容,基本见不到出战中国队时的球员。换言之,迪拜杯赛上出战中国队时留下的10名球员基本都是替补球员。所以,U23亚洲杯的这支泰国队整体实力要完全强于迪拜杯对阵中国队时的那支泰国队。

但是,不得不说的,泰国队的赛前备战出现了很大问题。首先,和同组的越南队、马来西亚队一样,泰国U23队也参加了在河内进行的东南亚运动会男足赛,而且泰国队也进入了5月22日的冠亚军决赛,结果输给了越南队。但是,指挥泰国队出战东南亚运动会的主教练是国家队主教练、巴西人波尔金。因波尔金需要指挥泰国国家队参加同期进行的亚洲杯预选赛第三阶段小组赛,所以,率队出战U23亚洲杯赛的主教练又重新变回了泰国本土教练斯里马卡,也就是指挥参加迪拜杯赛时的主教练。

斯里马卡指挥泰国U23队集中备战U23亚洲杯赛,已经是5月23日即参加东南亚运动会结束后回到泰国之后,斯里马卡从东运会的泰国队中召入了10名球员,然后在5月29日,全队就16名球员从曼谷出战前往乌兹别克。问题是,由于海外球员众多,不少球员是从欧洲飞往乌兹别克与球队会合的,而且在6月2日对阵越南队的首场比赛中,泰国队有4名球员还没有赶到,像在英格兰效力的核心球员22号本戴维斯则是赛前一天才赶到,另外效力于武里南联队的2名球员因为在5月29日刚刚代表球队参加完泰国国内联赛杯决赛并夺冠,也在赛前两天才赶到。

所以,与越南队的一场关键性比赛中,泰国队两度落后,两度追平,而且在上半时第28分钟时就连换两人,不得不将赛前一天才归队的本戴维斯替换出场。后者出场才6分钟,就为泰国队将比分追成。实际上,从整场比赛,泰国队15比8的射门次数、控球率63.2%对37.8%等众多统计数据中,就可以看出泰国队在比赛中的优势。

但凡泰国队赛前准备时间稍微充分一些、人员能更齐整些,恐怕也不至于小组无法出线。但越南队因为幸运地从韩国身上拿到1分,最终积4分出线,而泰国队则因为小组赛最后一场比赛0比1输给韩国队。

这里无意贬低或否定中国U23国足在今年3月迪拜杯赛4比2大胜泰国一仗的意义与价值。提及泰国队的情况,仅仅只是作为一个参考与坐标,希望能够帮助U23国足更好地进行定位、认清目前在亚洲范围内的形势。

中国队在迪拜杯上对阵的两个对手均未能在U23亚洲杯赛上进入八强,而且,阿联酋与泰国都是以第二档次队伍的身份参加这次杯赛,两队均是上届的八强队伍。假设中国队取而代之,仅仅只能是以四档队伍的身份参赛。这是一个必须要明确的情况。

而且,退一步说,中国U23国足假设参加了去年10月在塔吉克进行的U23亚洲杯预选赛小组赛,是与澳大利亚、印尼争夺小组出线权。如今的澳大利亚已经闯入了四强,与澳大利亚队之间的对决会是一种怎样的情景?没有人能够预言。而且,对照澳大利亚队的23人名单,可以注意到:这次澳大利亚队仅仅保留了6名参加去年10月预选赛时的球员。并且,23人中有17人是2001年龄段球员也就是准备巴黎奥运会的球员,平均年龄甚至要比中国U23国足还小两岁。

所以,面对未来的杭州亚运会,中国U23国足恐怕将目标定在“至少进入八强”更为务实。当然,届时因为拥有主场之利,发挥得更好一些,或许有机会去冲击一下四强。但是,整体上,中国足球目前的现实水平在亚洲范围内已经没有任何优势,每一个球员甚至中国足球人都应该清楚目前的严峻形势,脚踏实地、珍惜当下,才是更明智的做法。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