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足球“不死之秘”:战争让球员更加爱国

伊拉克足协主席哈穆德说,伊拉克足球自上世纪70年代起就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其中出现明显下滑的阶段是萨达姆之子乌代掌管国家体育工作、实行举国体制的阶段。乌代上世纪80年代末成为伊拉克奥委会和足协的领导人。

当时伊拉克各级足球队全部由政府管理,球员从政府领取工资,国际比赛取得佳绩由政府发放奖金乃至提供免费住房。但政府包办一切的做法并未给伊拉克足球带来佳绩。相反,由于乌代执行恐怖政策,导致球员精神压力过大,失去求胜的积极主动性,反而使伊拉克足球战绩严重滑坡。1996年,伊拉克队在国际足联排名中列第139位,创造了球队史上最低排名。

乌代对球员的惩罚包括在球队表现不佳时,全体球员被用皮鞭鞭打足底。他甚至威胁要砍下发挥不佳球员的下肢。伊拉克队在1994年美国世界杯的亚洲区预选赛中遭淘汰后,乌代强迫球员光脚踢水泥制成的足球作为惩罚;2000年亚洲杯1/4决赛伊拉克队以1比4被日本队淘汰后,乌代下令对他认为应负主要责任的3名球员整整鞭打了3天。

那一段被称作伊拉克足球的“黑暗年代”,哈穆德说,政府对足球的全面统管反而让球员和教练失去了自主意识。乌代还禁止球员出国踢球,导致伊拉克足球失去了对外交流学习的机会,这都是当时的举国体制给足球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

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此后伊拉克安全形势恶化,政府效率低下,体育事业缺乏投入,但伊拉克足球却反而取得了前所未有的佳绩。哈穆德认为,爱国主义所激起的强大精神力量促使球员全力争胜,“他们希望借助自己在球场上的良好表现减轻人民所遭受的战争痛苦,为人民带来欢笑”。

2004年,伊拉克队在雅典奥运会上取得第4名的奥运足球最佳战绩。2007年,伊拉克队又在亚洲杯决赛中以1比0击败沙特阿拉伯队,获得冠军。这些好成绩都是在球员克服了巨大困难后所取得的。尤其是在2007年,伊拉克处于安全形势最紧张的阶段,首都巴格达街头随处可见死于暴力活动的尸体。

在种种不利因素下,伊拉克足球运动员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斗志,经常有超水平的发挥。哈穆德说:“战争痛苦使伊拉克球员和人民联系得更加紧密。爱产生了创造力。”他认为,伊拉克足球已成为提升民族凝聚力的重要推动力量。

哈穆德认为,伊拉克队之所以一直能在亚洲足坛处于领先地位,不是依靠经济力量,而是依靠广泛的群众基础。他说:“伊拉克人热爱踢足球,不管条件多艰苦,哪怕没有球场,他们也会在街头踢球。踢球的人多了,国家队才可能有充足的选材基础,才可能成为强队。”

目前,巴格达的安全形势虽好于2007年,但每天依然还有活动。即便如此,民众对足球的热爱程度丝毫未减。在记者驻地附近的一块五人制水泥地面足球场上,每天都有人在踢球。这一地区经常发生爆炸等事件,踢球者有可能成为袭击的目标。尽管如此,人们仍然乐此不疲。

不仅如此,尽管国家仍处于战乱中,伊拉克的足球学校并没有停止为各级别国家队输送人才。其中,著名的阿莫巴巴足球学校建有各个年龄层次的青少年球队,不断培养新鲜血液。

在安全形势相对较好的北部地区,足球联赛没有中断,尤尼斯等球星则在卡塔尔等邻国联赛效力,这对伊拉克足球能够维持较高水准起到了重要作用。

哈穆德表示,伊拉克足球重视依靠自身力量,但同时也注重向先进国家学习。目前的国家队主教练、巴西人济科曾是世界顶级球员,又具备丰富的执教经验,为伊拉克队带来先进的足球理念和技战术打法。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